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学生管理

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支教之声—管工学院西部计划研究生支教团志愿者蒋正婷支教感言

发布时间: 2021-01-12     访问次数: 10

      蒋正婷,管理科学与工程学院2016级信息管理与系统专业本科生,2020年入选国家西部计划研究生支教团,同年9月奔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昆玉市皮山农场中学支教。在支教3个多月之际,她用自己的真情实感记录下生活工作中的点点滴滴。


车子沿着贯穿号称“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公路驶进了皮山农场,一望无际的黄色大海在我眼前漂浮。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眼前的景象消融了激动,渐渐将我的心境从期待带入职守。

初到皮山农场中学参观时,和其他志愿者的感受一样,这是一个硬件设施齐全、注重学生全面发展的学校,比预期设想的教学环境好太多。看着文化墙上一幅幅雅俗共赏的作品,不禁感慨学生的多才多艺、老师的德才兼备,难免也会担心自己教育教学水平的不足。

经过几天的深入观察,我了解到该校学生的汉语水平较差,各科知识的掌握程度较低,甚至对很多我们认为人尽皆知的文学作品浑然不知。当然,这段时间的了解也让我意识到若想缩小当地学生与内地学生的差距不仅依靠师生长期艰苦的奋斗,还需要一批年轻的教师队伍为学生开启沙漠外世界的大门,届时也明白了自己跨越4000多公里从家乡来到皮山农场中学的使命!

到皮山农场中学工作的三个多月时间里,我最大的感触就是工作内容的多变。我最初的工作任务是任教四年级英语以及完成工会办公室的行政工作。随着皮山农场中学内部机构的一些变化,我的工作也发生了改变。目前,我除了做好工会办公室行政工作外,还教授四年级五个班的写字课,八年级六个班的英语,以及辅助阿米娜老师教授五年级一个班的信息技术课。同时,我自行创立了校级英语社团,旨在让更多的同学了解趣味英语,喜欢上英语。

第一次站上讲台前,为了从容不迫地完成授课,在做好撰写教案、备课、预授课等准备工作的基础上,不断告知自己自我身份的转变,即便如此,第一堂课还是忍不住哆嗦。当然,经过大半个学期的历练,现在的我俨然从一个紧张害羞的新老师蜕变成一个跟学生斗智斗勇的“老教师”。面对学生的不交作业、上课吵闹等问题,一开始会手足无措,也只会苦口婆心地说教。久而久之,我发现学生并不吃这一套,甚至变本加厉。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我的教学目标过于空想,抓不住重点,学生固然难以全盘消化;另一方面,在学生不交作业的情况下,我只进行简单说教,从而让学生认为不写英语作业最多只会被老师口头批评,无伤大雅。为了改变现状,我不断向学校的老教师们请教学习,如今渐渐掌握了一些学生接受的教学方式,也能根据学生的学情制定出相应的教学目标。

八(六)班是八年级的一个C类班级,固有思维的局限性使我片面的认为该班的所有学生自制能力差、没有上进心。但慢慢接触后发现,即使在C班也有很多认真学习的同学,上课积极回答问题,下课会跑上讲台留住我问什么是元音字母,什么是形容词比较级。看到学生在我讲解后认真做笔记、认真地思考,我感到很欣慰,因为我的付出有人接受。

看到他们认真而又渴望得到知识的眼神,我就知道自己来新疆当志愿者的选择是正确的。我真想带他们出去,看看这个世界,我真想将我自己全部的所见所闻告诉他们,他们哪里都不差,差的只是机会。当然,学生上课不听话、违反课堂纪律的情况也常有发生,我也会对他们进行严厉批评,大声说教。冷静下来后,我又担心自己与学生的关系会不会因此变得生硬,没有师生情可言。很庆幸我多虑了。

就在某天晚上排练完元旦节目回家的路上,我跟其他老师结伴而行,谈笑风生,当走到各自小区的分叉路口时,意犹未尽的我们站在路口处又聊了半小时后才互相道别。告别后,我独自走在通向五号小区的路上,忽然余光瞄到斜后方有一个蹲着的人影猛然起立,我便下意识加快脚步想甩开他,于是他冲上来,面带微笑地说:“老师,你也住五号小区吗?”看到是八年级六班的学生时,我才放下戒备,“对呀,你刚刚蹲在那干什么呢,我还以为是坏人呢!”听到我这么说,她急忙用拗口的普通话道歉并解释道:“对......对不起老师,我走过来看到你在跟别的老师聊天,刚刚蹲在那等你。”“天呐!”我惊呼。不可否认那一刻的我被触动了,并且好长一段时间都沉浸在幸福当中。这件小事距离现在也已过去大半个月,但学生那句纯粹的话语时常萦绕在我的耳边,让人忍不住感慨,原来学生也是爱我这个老师的呀!

老师的幸福源泉真的很简单呀,学生一个小小的暖心举动就能让自己瞬间变得能量满满、无坚不摧。白驹过隙一瞬间,转眼过了冬至,进入深冬,但西北的寒冬一点也不冷,因为这有专属于我的暖阳啦!(管理科学与工程学院供稿。)